豫竹方便面为什么可以制霸晋城

时间:2019-08-12

  

豫竹方便面为什么可以制霸晋城

  我们穿越几百年的恐怖饥荒从十之六七的死亡率幸存下来,小麦曾经那样短缺,勤劳的家庭妇女们却一遍又一遍的把面条文化用粗粮细作细粮精做的匠人精神用一炉煤火,一口铁锅,一副碗筷在晋东南的大地上代代相传生生不息。 安藤百福发明方便面的初衷是用泡的方式来节约吃饭时间。豫竹面的包装上30多年的食用步骤也是开水泡三分钟。但泡面这种方式,在晋城人看来是对饮食的草率以及传统面文化的背叛。 但是在晋城,绝大部份土地小麦产量有限,再加上令人恐怖的十年九旱一涝的气象天灾,即便在解放后的很多年,每人每年也只能分到十几斤小麦。那时候小麦面粉对于晋城人只能是逢年过节才有机会施展拳脚的奢侈品。 如果四川火锅店里小料区大桶的芝麻酱是向北方人固执的火锅习惯致敬的话,那么菜单主食栏里的方便面就是对晋城人民的豫竹情结俯首称臣。没有一包豫竹面在快要打烊的夜里沸腾,那么这个火锅将变得毫无意义,就算有敞开供应的汾酒夺命53,那几个孤独的灵魂也无法在蒸汽缭绕的火锅里得到人生的终极安慰。 晋城的面食文化也是黄河沿岸耀眼的一环。善于做面,也对吃面有苛刻的要求。即便是一包方便面,也会郑重其事的烧水,磕蛋,下面,搭配时蔬,点醋,香油,撒葱花蒜苗等。 后来上了中学,擅长单手磕蛋的宿管老汉煤炉上不知道煮了多少袋豫竹。只知道他老婆用方便面塑料袋做了好几个门帘,好几个蒲团。后来我们上大学奔向全国各地,方便面也被打上了垃圾食品的时代印记,外面新世界里有无数的宝藏美食可以挖掘,但是他们每次离家的行李箱里谁还没有偷偷掖过一小箱豫竹? 当然在90年代初期,豫竹在我们刚刚读小学的孩子眼里,还是属于轻奢食品。油炸面饼如同当今风靡的薯片和辣条。如果谁可以带一包去学校在同学面前优雅的捏碎面饼,然后撕开包装,撒上料包,细细一小块小块品鉴,简直面子不知道大到哪里去。 很长一段时间,婚丧嫁娶人们回礼也是一瓶53度汾酒和10包豫竹方便面。可见90年代的晋城人不但无条件接受了豫竹的口味,甚至赋予了它一定的社交属性。 如果出门在外没有条件煮面,晋城人才会极不情愿的泡一包康师傅。而康师傅之流,本质上整个生产工艺就是为了“泡”而生。煮了,大学宿舍自制美食西瓜泡面不算啥看到第四个你反而奇怪。抗泡的添加剂(瓜尔胶,黄原胶)因为沸腾的高温融化在汤里,再加上夸张的酱包,整体味道就更加浓妆艳抹,俗不可耐。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晋城家庭选择康师傅之类的泡面越来越少,且超市里袋装康师傅越来越少的原因。在泡和煮的两条道路上,他们人鬼殊途渐行渐远。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河南方便面竟然如此深远的影响到了一个地区的饮食记忆。只能说时在那个匮乏的年代它填补了我们对零食/面食的另外一种渴望。即便眼下已经物质极大的丰富,但是却和其他面食一起生长在了我们这一代人的血液里。我们无数的记忆都和它捆绑纠缠在一起,变成了我们的一种下意识和肌肉记忆。 毕竟这只是一包方便面,晋城饮食文化的进步有赖于晋东南无数勤劳智慧的默默无闻的厨娘,我常常惊叹于她们用最匮乏的物质为我们营造了最丰富的饮食广度和深度。只需给她们一点杂粮,白面,掐一些地头的豆角南瓜白菜,舀墙角的一小碗酸菜,灶边发一把豆芽,就能给家人变换出无穷的组合。 豫竹与晋城人之间最大的缘分就是,这是一包极其适合“煮”而不适合“泡”的面。豫竹的魅力来自它的干面“复水”过程,必须在95度的接近沸腾又没有沸腾的高温滚水里放进面饼稍等片刻,耐心等水花把面饼微微顶散,用筷子轻轻翻面后搅开,在一个玄而又玄的关键时刻与荷包蛋一起捞进碗里,这时候面条的“复水”恰到好处。 干面因为油炸而形成的疏松细孔这时候恰到好处的吸满了水分,小麦粉里的麸质面筋二次复活,每一根面条都充满生命力,接着就可以享受它无法言说的清新筋道。面嘛,筋道才好吃,不筋道的话,跟浆糊有什么区别? 饥荒记忆基本上从未隔代,对于主食的紧缺恐惧就没有从晋城人的基因里褪去。我们的主食是什么?小米和小麦。小米粥再好,毕竟花样有限,唯有来自西亚的小麦磨成面粉,不但营养丰富而且变化无穷,可以说成了晋城人甚至整个黄河流域的主命食。 90年代,豫竹方便面补充进晋城人民匮乏的早餐清单。在城市里有了需要早早出门的职工/学生/工商业者,一碗几分钟就能搞定的方便面加荷包蛋不光在家里,在街边的早餐摊点也广受欢迎。 刀剑之利固然可畏,但徒手缚苍龙才是可敬。忘掉豫竹,它只是一包方便面而已,我们要做的是,去爱厨房里那些平凡而又伟大的妈妈吧。 八十年中期出现的豫竹方面代表了工业时代的小麦深加工浪潮,尽管此时晋城地区的小麦已经没有那么紧缺,但它以相对低廉的价格和从未体验过的口感瞬间征服了这个面食大省的东南一隅。 黄河顺着吕梁山从北向南跳过壶口顺流而下,在秦晋豫交汇的风陵渡口拐了一个弯,贴着中条山头也不回的向东奔流而去。甘肃/陕西/山西/河南的面食文化也沿着这条大河汹涌前行。兰州牛肉面/岐山哨子面/油泼面/刀削面/拉面/扯面/刀拨面/饸饹面灿若星辰。 1984年河南焦作博爱豫竹方便面建厂开工,风云激荡30多年,晋城人总是一边恨恨得说要是没有俺家,豫竹厂早就倒闭了,一边撕开更恒古不变的红白塑料包装,把面饼扔进沸腾的锅里,还会顺手把袋子里的渣渣倒在手心塞进嘴吧,肌肉的记忆真是不会背叛每一个从小吃豫竹的晋城人。 扯面/擀面/三合面/米淇/汆汤/里个抓/黑各条/各糁汤/卷薄馍/煮疙瘩/扁食/蒜蘸撅片。对我来说,那些湖广川鲁豫物产丰饶之地美食固然精彩,但物产过于丰富时对于烹饪的改进往往难以深入,匮乏的环境下人们却往往竭尽全力挖掘简单食材的潜力和美味。 几乎是不到平均5年就来一次大饥荒,以此往复来到了1877年(清光绪3年),上一年夏秋大旱粮食减半。这一年特大旱灾,颗粒无收。百姓初则卖儿卖女,牛马鸡犬皆食尽,然后草根树皮也基本绝迹,甚至开始研石为粉和土充饥。最后就出现了人吃人的惨剧。泽州人口死亡率十之六七,个别地区十之八九。 说到豫竹的流行,不得不提90年代晋城乏善可陈的早餐文化。家里无非是小米粥土豆菜,顶破天炒个茴子白。街头早餐必须走到广场去,才有一两家支蓬摆凳的油茶油条豆腐脑。然后就没有了。30年过去,尽管有穆斯林兄弟带来的遍地开花的各种老大牛肉丸/包子/羊杂割,晋城的早餐依旧提不上台面。当然,豫竹方便面和牛肉丸都来自王屋山下仅40公里的焦作。其他的水煎包/胡辣汤/八宝粥/煎饼果子虽然不来自焦作,但是开店的也基本是河南老乡。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
联系我们

400-28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可以提现的棋牌游戏